天使恶魔

死亡提款机

向下

死亡提款机

帖子 由 坏蛋≈筱坏≈倪 于 周日 二月 21, 2010 5:32 pm

才五月初,这鬼天气就像中了邪一样,气温直向上飙升,再加上都市里的热岛效应,整个城市就像被塞进了火炉里一样。海东青从开着冷风空调的出租车里钻出来,站在了海德大厦楼下,立刻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气。

  海东青所在的网络游戏公司就在海德大厦,他担任的职务是技术总监。最近公司正忙着与一家海外公司讨论风险投资的事宜,正是关键时刻,再过几天海东青就要去北京,向海外公司的亚洲区总裁介绍并演示一个新开发出来的网络游戏软件。不过海东青一点也没感到紧张,因为这款游戏是他亲自主持开发的,整整花了三年时间才做出了现在的雏形,他引以为傲的技术正是制胜的关键,他相信海外风险投资商一定会看中自己研发的游戏。

  在走进海德大厦公司上班之前,海东青准备先去一楼自助银行的自动ATM取款机取点钱。在自助银行门口,他将银行卡在一个凹口槽上划了一下,玻璃门自动打开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海东青取好钱,又在自助银行里的另一个凹口槽划了一下银行卡,玻璃门再度打开。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银行工作人员走进自助银行,在玻璃门上挂了个牌子:"暂停使用"。

  海东青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取款的时间恰到好处,但他还是顺便问了一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为什么要暂停使用?"一个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为了方便顾客更快捷地取款,需要对银行的内部设施进行一点小改造。
离开了自助银行,海东青来到了公司,立刻看到技术部的小秋走了过来。小秋是海东青最得意的助手,三天后的北京之行就是由小秋与他一起去的。

  小秋没大没小地对海东青说:"海总,我们技术部的同志们又熬了个通宵给游戏找BUG,你是不是得奖励我们一条好烟啊?"

  海东青忙笑着回答:"没问题,没问题。"他从钱包里摸出一张才取出来的百元大钞,然后又添了三十块零钱,"去买条特醇三五吧,我私人掏腰包。"他知道,熬夜的人都喜欢抽劲大一点的香烟,而他自己也只抽特醇三五这一种烟。而这种烟大厦的小卖部卖一百三一条。

  小秋笑了起来:"不用拿这么多钱的,出了大厦向东走三十米有条小巷子,进去二十米有一家新开不久的小店,那里的特醇三五一条只卖九十。据说是走私货,绝对是正品。"

  小秋捏着百元大钞欢天喜地地下了楼,而海东青则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再次测试起游戏软件。

  忙了一上午,海东青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于是决定到大厦一楼的餐厅去吃点东西。刚走出大厦,他就看到一大堆人站在一楼的自助银行外一边指指戳戳,一边窃窃私语,似乎在议论着什么事。

  海东青的视野越过人群,看到自助银行的大门紧紧关闭着,门外拉了一根黄色的警戒带,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站在旁边拍照。突然间,自动门打开了,两个警察抬着一具蒙着白布的担架走了出来,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唏嘘。

  海东青看到小秋也站在人堆里,连忙问他出了什么事。小秋兴奋地回答:"海总,今天上午有个人到自助银行的ATM自动提款机取钱,结果有个抢劫的家伙尾随他也进了银行。这个人还算机灵,见势不对就只取了一百块,谁知抢劫者见一百块也要抢,活生生就把他捅死了。连接着捅了好几刀,那血溅得四周都是!一百块啊!就为了一百块,你说那人死得甘心不?"

  挤过人群,海东青向银行望去。透过玻璃门,他看到银行里的墙上地上还残留着乌黑的血迹。海东青不由得想,如果那个抢劫杀人犯是在上班时间到这里来的,那现在蒙着白布被担架抬出去的尸体,就是他海东青了。一想到这点,他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涌,浑身不由自主也跟着颤抖起来。

  2 跳楼的咖啡厅女招待

  看到眼前这一幕,海东青再没了胃口去吃饭,他闷闷不乐心怀余悸地回了公司继续工作。可一下午的工作他都做得不顺心,他的脑海里不停浮现出那具从自助银行里抬出来的担架。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海东青开始感到肚子很是难受,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出去吃点什么东西。可现在这个时候倒早不晚的。哪还有什么可以吃东西的地方啊?

  见海东青面有难色,小秋连忙跑了过来。他告诉海东青,公司对面大厦的十二楼新开了一家兼营西餐的咖啡厅,味道不错,价格也不贵,而且二十四小时营业。

  听了小秋的介绍,海东青连忙下了楼,来到了那家咖啡厅。

  海东青驾轻就熟叫齐了东西,刚想起身去一下洗手间,却不料却被一个女招待撞了一下,大半杯咖啡就洒在海东青西服下摆。海东青皱了皱眉,抬头见那女招待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长得蛮水灵的,便就心想算了。

  谁知那女孩却柳眉倒竖地说:"你这人怎么走路的?这杯咖啡算是谁的?你得赔!"海东青一听脸上立刻变了颜色,他没好气地说:"我不和你吵,你把你们经理叫过来。"那女招待突然哭了起来,扔下托盘撒腿就跑了。
 此时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听到喧闹走了过来,对海东青说:"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请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咖啡厅的经理问清缘由后,一个劲地向海东青赔不是。经理硬塞了一张贵宾卡给海东青,并表示他一定会狠狠批评女招待的。海东青也不是一个太刻薄的人,听他服软便挥手算了。

  刚吃了几口牛扒,海东青就接到了小秋打来的电话,说他发现游戏软件还存在一点细节上的问题。于是海东青连忙叫小秋赶到咖啡厅来。过不了一会,小秋就夹着一大堆文件资料过来,两人把方案推敲了几次确认无误便准备回公司。

  就在走出咖啡厅大门的时候,海东青却听身后突然"哗啦"一声,好像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下到了马路,海东青这才注意到咖啡厅楼下的人行道上,站了一堆人,还有些嘈杂的议论声。他抬头望了一眼,看见那咖啡厅临街的玻璃墙撞裂了一大幅。没等海东青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小秋把文件和资料往海东青手上一塞说:"海总,我去瞧瞧。"

  过了一会儿,小秋就飞奔回来,吐着舌头大声说道:"晦气啊!有一个女招待跳楼了,一地的血和脑浆。听说她是把咖啡洒在客人身上,被经理骂得想不开才寻了短见……好像就是那家咖啡厅的……"

  一听这话,海东青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脑中一片空白。那个咖啡厅的女招待竟然因为自己的责备而自杀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因为自己的一次投诉而消失。海东青在心里不停地责怪自己,干洗一件西服也不过二十块,自己何必去跟小姑娘一般见识?他不敢再向人群里多看几眼,赶紧拉着小秋离开了马路。

  回到公司,海东青再也没有心思继续工作,于是请了个假决定回家。他全身无力精神恍惚地上了一辆出租车,刚开出一会,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公司老板打来的,他告诉海东青,海外投资商提前来到了中国,现在有另外一家竞争对手已经赶到了北京,正在与投资商会面。老板要求海东青赶乘明天中午的飞机,与小秋到北京去见投资商。

  虽然海东青脑海一片空白,但他深知这次会面将对公司的存亡至关重要,他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向老板保证,自己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

  3 ATM取款机会杀人

  回到家里,海东青的心神还是平静不下来,老是在屋里踱来踱去。他不敢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只好埋在心里的最深处。海东青也试图说自己,投诉只是件很正常的事,要怪就怪那个责骂女招待的经理。可不管怎么,这事是因他而起,一条鲜活的生命是因为他而选择了自杀,这让他感到非常难过与沮丧。

  因为第二天还要去北京,海东青不能再像平常那样熬夜。为了好好睡一觉,他只好喝了一大瓶红酒。尽管如此,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却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却一会儿梦见从自助银行里抬出的蒙着白布的担架,一会儿梦见披头散发的咖啡厅女招待眼中淌着鲜血来找他索命。

  第二天一大早,海东青顶着黑眼圈来到公司,看到小秋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海东青想去找公司财务领差旅费,却意外发现财务并没到公司来。他连忙打了个电话给已经身在北京的老板。老板打着哈欠在电话里说:"哎呀,我忘记让她加班了,老海,你先垫着吧,回来报帐就是了。"

海东青挂了电话对小秋说:"走吧,别人休息咱干活,还得自己垫钱!走吧,跟我一起去取钱。"

  他话音刚落,小秋眼里立刻闪烁出恐惧的光芒:"海总,你一个人去取钱吧……"

  "怎么了?"海东青赶紧问道。小秋说:"昨天上午楼下的自助银行里刚死了人,我实在是不敢去那里取钱。"

  "有什么好怕的!"海东青脸色有点不悦。他告诉小秋,今天的晨报已经登了,那个杀害取款人的凶手已经被抓住,昨天自助银行里的录影机完整记录下了凶手的行凶过程,同时也拍下了他的脸型特征。

  "而且,"海东青补充道,"就算你不敢去那家自助银行,还有很多其他的街边ATM机可以取钱啊。"

  听了这话,小秋才壮起胆子和海东青一起下了楼。他俩的飞机是中午一点的,所以上午必须要把钱取出来。当他们来到一楼,楼下的自助银行里一个人都没有,看来大家都觉得这个地方有些晦气。

  可街上的其他ATM机就不同的,所有的提款机前都排起了长龙。先后把附近几条街的自动提款机走了个遍,却不是钱被取完了,就是因故障无法使用。

  海东青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要是再不动身去机场就来不及了。他无奈地耸耸肩膀,对小秋说:"看来我们只有去公司楼下的自助银行提款了。"

  小秋立刻抗议起来:"不要,我宁愿辞职不做了,也不要去那家才死了人的银行。"海东青没办法,只好对小秋说:"这样吧,我去取钱,你留在自助银行外面等我就行了。"小秋这才不情愿地和海东青一起来到了公司楼下的那家自助银行外。

  处于大堂照壁后面的自助银行,并没有因为接近正午的阳光而明媚起来。海东青刷了一下银行卡,那两扇老旧的玻璃门才缓缓打开,像是拉开了一张幕布。当玻璃门在打开的时候,还颤栗着发出类似呻吟的声音。海东青犹豫了几秒,他仔细向里面望了一眼。万幸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墙上地面还残存着骇人的"6E0000" 色调--这种色调是在设计软件Ph-t-Sh-p中被用于绘画鲜血的颜色代码。

  海东青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捏了捏手中的卡,鼓足勇气走进了银行,他并不想在小秋面前丢脸。他的额上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等他努力移动沉重的双腿,直到把银行卡塞入提款机的入卡口后,才发现手指已一片青灰。他知道,自己的脸色不会比这好上多少。

  卡塞进自动提款机,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屏幕上有所反应。正当海东青焦急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一行字:"本机暂时无法受理贵卡,请与发卡行联系。"海东青取出吐回来的卡,他惊奇地发现这是那张咖啡厅的贵宾卡,却不知刚才是如何刷开自助银行的门?

  "也许是刷开门以后,我习惯性地把卡塞回钱包里,而走到ATM机前,再掏时给弄错了吧。"海东青在心里安慰自己。可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这种说法。

  海东青重新从钱包里摸出了银行卡,这次不能再出错了。用提款机每次只能取2000块钱,而一天最多只能取5000块。输入密码后,海东青在按下了2000的数字,几秒后,屏幕下方的出钞口吐出了一叠钱。

  海东青正准备弯腰去取钱的时候,忽然"啪"的一声,屏幕变成了黑屏。难道是停电了?海东青担心出钞口里的钞票会被提款机自动吞回去,赶紧伸手去抽。就在这个时候,屏幕忽然一亮,上面出现了一张模糊的女人的脸--是那个咖啡厅里的女招待!
女招待直勾勾地盯着海东青,幽幽地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一边说,她的眼睛里还一边流淌出了两行浑浊的血水。

  海东青顿时大骇,他抓着出钞口吐出来的钱,想要转身逃跑,却发现钱给夹在了出钞口上,竟一点不能动弹。情急之下,他手上略一使劲,钱终于被他抽了出来,但却因为他用力过猛,所有的钞票竟然漫天飞舞在了空中。

  一愣神之际,屏幕上的咖啡厅女招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动提款机的正常页面,海东青的银行卡也从入卡口里退了出来。海东青连忙慌张地取回银行卡,又拾起散落一地的红色百元大钞,逃也似的跑出了自助银行。

  出了银行,海东青看到小秋正聚精会神地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一点没注意到自助银行里的骇人一幕。海东青清点了一下刚取出来的钱,这才发现手中竟有二十一张百元大钞--取款机里竟然多出了一张钱?!

  海东青将二十一张百元钞票放进了钱包,走到小秋身边,却发现小秋并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看手机屏幕上的一段录影短片。小秋用的是最新款的多媒体手机,既可以打电话,还可以录制观看影片。

  小秋抬头看到海东青后,脸上顿时露出恐惧的表情。他把手机递给了海东青,同时战战兢兢地说:"海总,我只是个打工的,还是独身子女。我能不能不去北京了?我可不想死得太早……"

  海东青疑惑地接过手机,盯住了手机正在播放视频文件的屏幕--屏幕上,海东青刷开了自助银行的大门,然后犹犹豫豫地走了进去。一定是小秋在无聊的时候拍下了这一幕,一切都很如实的被摄下。

  这时海东青的手突然颤抖了起来,他见到画面中:在门里的提款机边上似乎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在轻轻向他招手,然后他走了进去,随着那个影子的招手走到提款机前面,放进了银行卡,画面摇得很厉害,当稳定下来了,那个影子愈加清晰了,连四肢都可以分得出来--正是那个咖啡厅自杀的女招待!她就站在他身边,似乎在得意的大笑!当他伸手进去取钱时,她也向里面伸出了手……

  短片到这里就完了,海东青的眼神变得迷茫而无焦点,如果不是边上的小秋扶住,他很可能会瘫倒在这大厦的门前。

  4 冥币风波

  "我们取消行程吧,别去北京了……"小秋声音颤抖地说,"一定有女鬼缠上了你。"

  海东青黯然点头,但这次北京之行事关公司生死存亡,如果他不去,又怎么可以向公司老板交代呢?他决定给老板打个电话。

  电话里,曾经当过兵的老板一听海东青的话,立刻大发雷霆。海东青连忙叙述了这两天遇到的怪事,先是在咖啡厅里因为投诉女招待,而造成了女招待跳楼自杀的后果;接着又是在刚死过人的自助银行里看到了那个女招待的鬼影。

  "老海……"电话里沉默了片刻,老板缓缓说,"你投诉女招待又没做错什么,要怪就怪那个女孩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即使不因为你的投诉而跳楼,也会因为其他客人的投诉而自杀的,别太责备自己了。至于小秋拍下的录影,大厦在市中心,外面来往的人流多,拍下倒映在玻璃门上的人影,这很正常。再说天气这么热,海市蜃楼的道理总明白吧?"

  也许老板说得有道理吧,可就算拍下的是倒影,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拍到那个女招待的模样,要知道女招待已经跳楼自杀了啊。
小秋扶着精神恍惚的海东青在大厦旁的一处长椅上坐下,递了一根特醇三五给海东青点上,然后说:"海总,我去帮你买瓶水吧。"

  小秋离开后,海冬青默默不语地抽着烟,五分钟后他吸完了这根烟,然后他又哆哆嗦嗦地去摸口袋,准备再抽一根。此时的他,心里已经被恐惧所占据,大概也只有在抽烟的时候,才可以稍稍缓解一下心中的紧张与压力。

  可不知为什么,他翻遍身上的口袋,也找不到自己的烟到哪里去了。于是他站了起来,向最近的一家小商店走去,谁知一问,这家商店的特醇三五已经断货了。海东青只喜欢抽这一种烟,不愿意换牌子,无奈之下,只好去远处的几家小商店买烟。不料奇怪的是,每家商店的特醇三五都没货了--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缝。

  海东青突然想起,小秋曾经说过在大厦后巷里,有一家新开的小商店,那里比较偏僻,说不定那里还有剩余的特醇三五卖。很快,他就找到了这家店面,他要找的烟就摆在显目的位置。海东青从钱包掏出一百块给那店主说:"拿一条特醇三五给我。"

  店主殷勤地笑着应了一声接过钱,但他那和善的笑脸突然变了色,他愤怒地骂道:"你什么意思?怎么做得出这种事?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就报警!没钱就用冥币?"

海东青一愣,看着店主手里捏着的一张钞票,不由得心中一惊--店主手里哪有什么百元大钞?他手里捏着的是一张同样红色的冥币!

  海东青脸上一片死灰,他想起在自助银行里取钱的时候,竟多取出了一张一百块的红色大钞。难道多出来的一张竟是冥币?难道那个死去的女招待果然阴魂不散,要缠着他报仇索命?

  惊惧之下,海东青的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他赶紧道歉,换了一张钱后连烟都没拿,跌跌撞撞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回到大厦前的长椅,海东青看到小秋正拿着一瓶矿泉水四下张望。这时,海东青的手机又响了,一看号码,是老板打来的。

  老板在电话里声如洪钟地说,如果海东青能及时赶到北京并且把这单业务做下来,公司可以帮他没交完的房屋按揭款一次性付清,当作奖励。如果海东青不来北京,那么请立刻走人,以后都别再在公司里出现。

  听了这话,海东青不得不掂量一下后果了,他在闹市买的那套跃层,现在还欠银行八十多万的按揭款,如果老板愿意缴清,那可是一笔大数目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海东青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小秋面前,说:"走吧,我们打个车去机场,现在时间还来得及。"

  小秋惊悸地说:"海总,你不怕索命的女鬼了?"

  海东青身体一颤,但他随即掩饰住心中的惶恐,说:"也许女鬼这能在这个城市里纠缠我。说不定我到了北京,他就不能再来害我了……"可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种说法。

  拦了一辆车,海东青拉着面如苦瓜的小秋上了车,出租车快速向机场驶去……

  5 一根头发引发的思索

  因为一上午的诡异事件,在飞机上,海东青依旧惊魂未定。他没有一点胃口,谢绝了空中小姐送来的午饭后,他自顾自地闭上眼睛想要睡一会。可只要一闭拢眼睛,他就在一片朦胧中看到女招待幽怨的眼神、小秋手机拍下的鬼影,还有那张红色的冥币。

  在飞机即将达到北京的时候,海东青才醒了过来。海东青在洗手间里狠狠地用冰凉的水洗了把脸,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
  出了安检口,海东青一眼就看到站在外面的老板。

  老板一见到海东青,就大声说:"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真撞了邪?"

  海东青掩饰着说:"没事啦,我只是胃口不好,在飞机上没吃东西。现在反倒觉得有些饿了。"

  老板笑着说:"小秋,你以前就来过北京,带海总监去找个地方吃饭。我先回宾馆准备一下,晚上就和海外风险投资商见面。"

  小秋点头,他给海东青说,就在离机场不远的地方,有一家潮州食坊的味道不错。

  海东青在小秋的带领下,来到了那家潮州食坊。小秋点菜的时候,海东青摸出一根特醇三五点上,然后百无聊赖地四处梭巡。当他的眼神落到食坊门边靠窗的位置时,海东青看到了那里坐着的一个人,顿时心中一惊--那里坐着一个披着长发的白衣女人,正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海东青。她,正是那个因为海东青投诉而跳楼自杀的女人!

  骇然之下,海东青擒住了小秋的胳膊,然后指着门边那白衣女人,声音充满恐惧地叫道:"你看,她在那里!"

  小秋转头望了一眼,却淡然说:"海总,那里什么人都没有啊。你是不是眼花了?"

  什么?小秋看不到那个女人?难道那真是鬼魂?即使是自己逃到了北京,她还是阴魂不散地跟来了?

  那个女鬼在海东青惊恐的眼光中,施施然站起来,袅袅婷婷地向门口走去。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她忽然回头望向海东青,幽幽说道:"今天晚上,我会在你谈判的房间里来找你……"说完,他就飘然而去。

  海东青浑身颤栗地问小秋:"你真的没看到那白衣女人吗?"小秋摇头,说:"海总,现在这个食坊里就我们两个客人,哪有什么白衣女人啊?一定是你太紧张,加上没吃东西,所以产生的幻觉吧?"

  "也许是这样吧……"海东青喏喏地说,"可是,我听见她说,会在今天晚上的谈判现场来找我……"

  小秋一下跳了一起来,大声说道:"天哪,这女鬼真的找来了!今天晚上我们别去和外商谈判了吧!我可不想死在那里!"

  海东青叹了一口气,默然不语。

  就在这个时候,食坊里一个剃了光头的男服务生把小秋点的饭菜送了过来。这个食坊也挺有特色的,所有男服务生都剃了光头。

  海东青的肚子"咕噜"一声,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他还是嚼之无味地吃起了饭菜。刚吃了几口,他觉得舌头似乎被什么细长柔弱的东西缠住了,吐出一看,竟是一根头发。他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下看到嘴里吐出的头发,立刻动了真火。

  海东青招了招手,那个光头服务生立刻跑了过来。海东青指着盘子里的头发,没好气地说:"怎么回事?你们的菜里怎么有头发?"

  服务生看着这根头发,摸了摸发亮的光头,说:"先生,我们食坊所有厨师与服务生都剃了光头,这根头发绝对不是我们这里留下的。说不定是您吃饭的时候,自己的头发脱落,飘到了盘子里……"

  海东青看着这根头发,心想这的确怪不到食坊服务生的头上,也许说不定真是因为自己这几天太过于紧张,内分泌失调,造成了头发的脱落。于是他只好挥手让光头服务生离开。不过他再没了胃口继续吃东西,而是两眼聚精会神地盯着了盘子里的那根头发,一言不发。

  小秋诧异地望着海东青,问:"海总,你这是怎么了?"


  海东青说:"小秋,你不要打扰我,让我好好想想没,理一下思路,考虑一下今天晚上的谈判怎么组织语言。"

  "啊?!你今天晚上还是要去谈判?"小秋浑身颤栗地问,"你不怕那个女鬼来索命吗?你想死,可我还想好好活着呢。"

  "没事!"海东青冷冷地说,"今天晚上你不用去见外商,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就算真有女鬼来索命,要的也是我一个人的命。"

  海东青从钱包里摸出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说:"这张钱也不会再变成冥币了,除非这家食坊的收银小姐会变魔术。"

  6 真相大白 阴霾尽扫

  回到宾馆,老板已经把所有资料准备好了。老板问海东青还有什么要求时,海东青笑了笑,说:"老板,我只有一个要求,在谈判结束后,你可以让我为公司做一个决定。"

  老板好奇地问:"什么决定?"海东青却笑而不语。

  当晚的谈判相当顺利,海外风险投资商对海东青的网络游戏软件非常满意,当时就初步答应了高额投资的意向。而在谈判的过程中,也并没有什么索命的女鬼出现。

  送走了外商,老板高兴地与海东青击掌庆贺。老板问:"你不是说有个决定要做吗?快告诉我是什么?"海东青正色说:"等我们回了屋见到小秋再宣布吧。"

  见到小秋,海东青这才对老板说:"我要做的这个决定就是,替公司开除一个商业间谍--小秋!"

  小秋像是着了火一样,跳了起来:"海总,你凭什么说我是商业间谍?"

  海东青冷冷地说:"我也是到了今天下午在潮州食坊里吃饭的时候,才把所有问题想通的。你的目的,就是想帮我们的竞争对手,让我以为见了女鬼,不敢与海外投资商见面。可惜无意间你们却露出了马脚。"

  海东青的推测是这样的,当他去咖啡厅吃饭的时候,小秋故意安排他的女同伙去碰撞海东青,然后洒落咖啡在他的西装上引发争吵。而假扮咖啡厅经理的另一个同伙立刻出现,当着海东青的面表示会处理女招待。当他下楼后,围在楼下的那群人自然也是他们的同伙,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海东青以为,自己的投诉造成了女招待跳楼自杀。

  海东青随后来到自助银行取款,那里的提款机已经被小秋这帮人动了手脚。当他们看到海东青走进银行,就启动了程序,让提款机的屏幕上出现女招待双眼流血扬言索命的图案。别忘了,小秋也是IT精英,这样的程序并不是很难做的。而在昨天一早海东青上班前去银行取钱时,正好看到了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改造设备而让银行暂时停止营业,一定就是这几个人在提款机上动了马脚。

  至于小秋手机拍到的鬼影,不用说,拍的就是玻璃门上的倒影。当时那个白衣女人就站在银行外招手,然后让小秋拍下了这段录影。

  后巷的那家小卖部,一定也是小秋的同伙开的。海东青在大厦外抽第一根烟的时候,小秋就偷偷拿走了他衣兜里的香烟,然后趁着买矿泉水的借口,跑到一边把附近几家小店的特醇三五全部扫完。这样一来,海东青就只有去后巷里的那家小店买烟了。当小店老板接过海东青递来的钱,立刻用很快的手法换成了一张冥币。这样的手法,任何一个粗通魔术的人都可以成功地完成。而海东青取钱时多收到的一张百元大钞,肯定是他在俯身拾钱的时候,有人从自助银行的门缝里塞了一张进来。说不定就是那个白衣女人干的,因为那时她正好就站在门外挥着手,让小秋拍出所谓的灵异录影。
  到了北京,在那家潮州食坊,小秋又故意装作没看到那个穿着白衣的女人,让海东青以为自己又看到了索命的女鬼。而白衣女人在离开食坊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威胁会在海东青谈判的时候去找他索命。她的目的,就是想让海东青放弃与外商见面的决定。

  听完了海东青的话,小秋脸上一片死灰。

  老板严肃地问:"小秋,这真是你做的吗?"

  小秋浑身颤抖了起来,他黯然回答:"海总,你说得不错。反正你们的谈判结束了,我们的计划也失败了,所以我可以坦白,你的推测完全正确。你就像是站在旁边看着我们做事一样。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哪一点让我们露出了破绽?"

  海东青笑了笑,说:"是潮州食坊的那根头发,让你们露馅的。"

  "头发?!"

  是的,就是那根头发!当食坊的光头服务生说,他们为了不让头发掉到菜里,所以他们所有的厨师和服务生都剃了光头。这不竟让海东青想起了第一次在咖啡厅里看到那个穿着白衣的女招待。

  所有的女招待都应该把头盘起来,或者是在脑后扎成马尾,特别是档次高一点的西餐咖啡厅。而那个女招待,却是任由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在肩上。

  "小秋,你见过这样的女招待吗?"海东青笑意盎然地问。

  小秋无言以对,只得收拾好行李,默默走出了宾馆客房。

  老板拍着海东青的肩膀说:"老海,真看不出你有这么厉害啊。"

  海东青说:"其实,也不是我有这么厉害。只是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真正的鬼都藏在人的心里。人心才是最可怕的鬼!
avatar
坏蛋≈筱坏≈倪

论坛勋章 : 正式版主
帖子数 : 444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0
地点 : ღ世界ღ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死亡提款机

帖子 由 Jenny 于 周二 二月 23, 2010 10:30 pm

那个海东青好厉害,知道是小秋干的...
avatar
Jenny

帖子数 : 43
注册日期 : 10-02-03
年龄 : 20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死亡提款机

帖子 由 坏蛋≈筱坏≈倪 于 周四 二月 25, 2010 2:30 pm

嗯嗯~

_________________
ღ天使恶魔ღ
angel&devil
◎坏蛋恶魔◎开朗天使◎
❤️筱坏❤️
avatar
坏蛋≈筱坏≈倪

论坛勋章 : 正式版主
帖子数 : 444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0
地点 : ღ世界ღ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