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恶魔

划破夜空的惨叫

向下

划破夜空的惨叫

帖子 由 坏蛋≈筱坏≈倪 于 周日 二月 21, 2010 5:14 pm

天又黑了
眼睛望着窗外,眼神有些呆滞,好象在期待什么 也好象在回忆什么
沉默 依旧是沉默。。。 。。。
天已经很黑了 他还是呆呆的望着 身边冷风吹过 他抖了抖衣服显然没有察觉
今天是星期三,又是星期三,它还会来吗 他想 她会尊守约定吗
同样是星期三 。。。 。。。
那晚的司机那晚的眼神那晚的冷风。。。
都怪那晚天太黑 都怪自己太粗心没有保护好她
自习后捺不住孤独的他和她决定出去走走
今晚月亮好圆啊 他说
他胸口的她说 此时她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她们没有注意到路旁的槐树
它已经开始狰狞树叶开始变黑
天上的云挡住了完美如霞的星辰 月亮也不只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开始害怕起来 冷风不断向他门吹来 他意识到了 他准备和她回去可是他没有注意到她的脸那是一张什么样的的脸啊 看不到她的脸 看不到世界 看不到自己的双手 他完全被这片黑暗笼罩了 他开始哆嗦 头皮开始发麻 他唯一能做的事只是靠上帝保佑。。。
晚了一切都晚了 来不及了
‘谁’随着一束手电的光照来 他知道有救了于是他大声的呼喊
原来是查房的看见没在宿舍便来找 可是 她 呢 他不感告诉查房的 因为这是不被学校支持的
也许是她自己回去了吧 他想
第二天 她没来上课
他感到恐惧感到压抑 感到窒息。。。
终于胆子不是很大的他决定去找她。可是那晚除了那棵诡异的槐树和隐隐的冷风
他走了... ...
晚上,潮湿的心情使他12点也不能入睡。这时起风了而且还很大他隐约可以听到敲门声,会是谁呢?他想...可是望着熟睡的社友们他只好无奈的准备开门。门旁边的窗子 对 一定有人他感到有谁在推窗子而且很用劲。他为了壮胆打开了那盏昏黄的电灯。他慢慢接近......
他犹豫了一下又回到床上蜷缩在一角 打开mp3声音放到最大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到有些许安全感。
但敲门声仍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大 社友门今天怎么了?他想... ...
他无奈的又一次接近了 越来越近... ........
突然在打开门的瞬间停电了 他 “啊”了一声 冷风直往他身上吹好象要把他粉身碎骨一样 狠狠的 。他想到了 伸手去抓打火机 。 还好那是防风的 只听到一声划破夜空的惨叫 宿舍亮了... ....
风停了,一切归附平静所有。死一般的静/一切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过度的疲劳使他十分困倦,倒床便睡了。
他这晚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
"晚风习习,淡淡的月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到地面上,我们漫步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边的马路上,晒着淡淡的月光,这是每个女孩都十分羡慕的事。
他们停下了脚步开始热吻起来 男孩吻着女孩的唇,陶醉的 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他一下松开了那个女孩 他发现他门的身后就是那棵槐树。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拉着女孩就跑 可是女孩就是不走还说 没事等一下 “等” 他怕了 男孩还在坚持可女孩也不让步这是他发现她变了... ...
血丝开始爬向她的眼睛
脸开始变的扭曲
身体开始逐渐冰冷而僵硬起来
她的肉体开始腐烂
紧抱着她的他的手开始被血染红
他大喊
可是这个空荡荡的校园里
他的声音不在只是徘徊在校园里
它穿过墙被风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
然后掩埋
他痛苦的挣扎 但他发现他也开始动不了了
喉咙变的嘶哑
不论多大的声音也
只能听到嘶嘶的声音
他能做的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她
在蜕变
他绝望了 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他不甘
他等待着死亡
当他睁开眼睛时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天空
他静静的许下了一个最后的愿望
如果死亡在所难免,我希望她一辈子幸福
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他发现星星更亮了
亮上的乌云不只什么时候飘走了
一切好象与他不在有任何关系
耳边忽然传来那首她最喜欢听的 星晴
她又同以前了
切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
他们背靠着背唱着
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
一切发展的就如他所想象的那样
整个校园的每个角落都留有他们的痕迹
多么纯洁的一个梦啊
被无情的太阳撕碎了
突然 天亮了 梦醒了
他的心又痛了
他几乎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许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恐怖网站$
至少心理会觉得安慰一些
终于这天晚上
当他来到这片树林时
他发现她靠在一棵树上等着他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显然他很激动
抱住了她 紧紧的
静谧的甜美的夜晚今晚的景色
今晚的月光
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熟悉好象在那里见过
对 是梦 !!
他睁大了眼睛
他发现她靠着那棵是那棵诡异的槐树
他的心一下子凉了
但求生的欲望还是使他开始有想逃的想法
即使他以无所谓死亡了
苟且偷生的活不如默默无闻的死
他把她搂的更紧了
他搂着她的腰
她吻着他的唇
突然一声
划破夜空的惨叫响彻整个学校... ...
第二天
同他一个宿舍的社友没有见他
他也没有去教室
从此 他失踪了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只有那棵诡异的槐树知道
avatar
坏蛋≈筱坏≈倪

论坛勋章 : 正式版主
帖子数 : 444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0
地点 : ღ世界ღ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划破夜空的惨叫

帖子 由 Jenny 于 周五 三月 05, 2010 2:06 pm

那个女的被鬼附身啊??男的也很好一下^.^
avatar
Jenny

帖子数 : 43
注册日期 : 10-02-03
年龄 : 2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